死者”归来嫌犯获释 老人被冤20年后告

  被认定为嫌疑人 遭两个月后“死者”回家,安徽老人被冤20年后告。

  1995年8月份,安徽霍邱县淮河边上打捞上一具死尸,57岁的村民陈家杨被认定为嫌疑人。陈家杨被两个月后,被认定为“死者”的朱大国回到家中,陈家杨被连夜。然而,从他被获释,霍邱县没有出具过任何手续,也没有告知他是什么原因。陈家杨说,被错后遭到,为求一死才承认杀了人。将近20年后,陈家杨将霍邱县告上法庭,要求公开当年他被拘的、办案人员信息等11项信息。昨天,该案二审开庭,没有当庭宣判。

  1995年8月的一天,陈家杨的女儿陈孝现抱着孩子在河边乘凉时,一辆拉粉丝的三轮车经过,车上掉下来几捆粉丝,河边的人都去捡粉丝,陈孝现也去捡了一捆拿回家。这车粉丝的主人,就是霍邱县机关认为被陈家杨的朱大国。

  陈孝现捡粉丝7天后,淮河边打捞上一具尸体,头朝下,脖子上缀着一块大石头。朱大国的家属辨认这是多日的朱大国。此后,陈家杨一家被。

  当年57岁的陈家杨被霍邱县认定为嫌疑人,原因是朱大国最后出现在陈家院子里。陈家杨自称根本没见过朱大国,被抓后遭到,为求一死才承认杀了人。

  陈家杨被两个月后,被连夜。陈家杨说,一天晚上,县的人找到家里说案子办错了,给了5000块钱后让他签一份协议,意思是之后不再,也不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

  陈家杨的老伴徐玉珍说,当晚的人只说办错了案,没说朱大国回来了,两个月后他们才从亲戚那里知道这个消息。原来,朱大国的家人错认了尸体,实际是朱大国没有通知家人外出打工,两个月后返回。

  陈家杨说,从他被到被,霍邱县没有出具过任何手续,也没有告知他是什么原因,“现在就想知道,凭什么判定了我是犯”。

  3年前,陈家杨在电视上看到多起冤案,就对儿女说,“我的案子要是能,我死了也就能闭眼了”。为了圆父亲这个愿望,几个儿女开始四处奔走。

  2014年7月,陈家杨向霍邱县提出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当年他被刑拘的、办案人员信息及当时的讯问等11项信息,但一直未获答复。去年1月,陈家杨将霍邱县起诉到法院,要求霍邱县履行信息公开职责。该案去年6月30日一审开庭,判决霍邱县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对陈家杨、徐玉珍信息公开申请予以答复。此后,霍邱县答复称朱大国死亡案相关案件信息不予公开。陈家杨不满意,提起上诉。

  陈家杨的小儿子陈晓说,他最近身体很不好,春节前因呕血住院,医生怀疑是胃癌,还没确诊。“老人就是想争口气才打的这个官司”。

  昨天下午3点,陈家杨认为霍邱县不履行信息公开职责一案,在六安中院二审开庭。就霍邱县是否应该公开11项信息,原被告双方展开激烈争论。

  陈家杨的上诉状显示,陈家杨要求公开的信息包括:原告在1995年被刑拘所涉嫌的;原告被在所的法律手续;讯问原告的的姓名及现在工作单位;原告的讯问;原告所涉嫌案件的全部卷材料等。

  代理律师张敬辉称,霍邱县属于行政机关,属于职能部门,完全适用《信息公开条例》,应该公开或部分公开原告所提出的11项信息内容。他表示,要求公开的信息并不属于,即使属于,也已过了应有的保密时限。

  霍邱县的诉讼代表辩称,原告申请的内容不属于信息公开的范围,而属于机关办理刑事案件过程中形成的材料。原告要求按照《信息公开条例》的予以信息公开,于法无据。其次,《信息公开条例》2008年5月1日起施行,但申请公开的案件信息形成于1995年,根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要求公开没有法律依据。

  庭审最后,霍邱县诉讼代表陈述表示,在1995年,因朱大国死亡一案,霍邱县对陈家杨进行了错误的审查,霍邱县在发现错误后,立即采取了纠错措施,相关领导在南滩村村部召开了大会,宣布朱大国死亡一案是错案,陈家杨是的,领导当场向陈家杨道歉并给予紧急赔偿5000元;在2007年针对陈家困难的情况,再次补助2.2万元。霍邱县对当年的错案很,无论二审结果如何,都会认真履行该负的责任。

  大学院副教授陈表示,这个协议是没有效力的。一般的民事案件,允许双方达成协议,但如果是和个人之间签署了协议,而且涉及到国家公的行使是否正当的这种争议,“不应该受到协议上承诺的约束,就算当事人签了这个协议,也不构成当事人对其的放弃,有关部门还是应该按关法律来处理,该赔偿赔偿,该追责追责”。

  大学院教授王锡锌表示,通过私了的方式来解决这样的问题,本身是违法的,协议本身同样也不具有效力,涉及司法及机关的公存在违法及的情节。王锡锌解释,这个协议不具有效力具有双重含义,还有一层是说5000块钱当事人是不该得的,而应该按照正常的法律流程申请国家赔偿。

  陈表示,当事人要求公开案件信息,这个是的。有很多信息本来就应该公开,比如在或的时候,按照应该出示证或证,立案的手续包括、的手续当时就应该公开。

  另外一些内容也是应该公开的,比如办案人员的姓名。刑事诉讼法明确,如果当事人认为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与案件或是案件当事人有利害关系,那么当事人及其人等有权要求这些人回避,“当事人有知道,侦查他的人叫什么名字”。“从诉讼的基本原理以及涉及国家秘密的标准来说,也是应该公开的”,这个案子已经有20年了,公开案件信息不会影响国家利益及。

  王锡锌对此则持不同的观点,他的意见是不公开。王锡锌分析,从法律上说,要求息是依据《信息公开条例》,而机关在处理刑事案件时,行使的是司法,获得的信息属于司法信息。也就是说,当事人要求公开的信息中,有的不属于信息。从政策角度来看,就算要求公开的信息属于信息,有些执法信息也未必可以公开,比如谁去查这个案子、谁去办这个人,因为公开之后容易成为的对象。

  陈表示,无罪的人被错误地、或是执行有罪裁判,就属于冤案、错案。现行《国家赔偿法》是1994年5月12日公布的,此案发生在1995年,尽管现在距离案发时间比较长,但是发生在《国家赔偿法》公布之后,就可以申请国家赔偿,国家赔偿法没有时效问题。

  关于追究办案人员的责任问题,陈表示,此案已经过了20年,是否构成罪还要调查核实,就算构成罪也已过了5年追诉期限。所以,不存在追究刑事责任的问题,但可以追究办案人员的行政责任,这要由机关来决定。

  王锡锌则称,追责、问责及要求赔偿,都存在时效的问题。在我国的法律中,不能对机行追责和问责。对行政工作人员追责,由行政监察法、公务员法等来处理。行政责任、纪律责任甚至是刑事责任,在法律上的追责都是受到追诉时效的。同样,国家赔偿也受时效,该案的当事人应该不能提出国家赔偿。

  陈家杨:最近几年我在电视上看到那么多冤案都了,就想着自己的案子什么时候也能呢?想起在所里被打得,我整晚整晚地睡不着。这么大年纪了,就想案子了,死了我也就闭眼了。

  陈家杨:我不要求赔我多少钱,就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认定是我杀的人,为什么就不承认打我了?我根本不认识朱大国,也没有见过他,怎么就是我杀了他?案子办错了,他们怎么也不说明白是怎么办错的?我想让办错案的歉,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受到惩罚?

  陈家杨:出这事前,我家在村子里开米面加工厂,是村里的首富,我家买了发电机给全村人供电。出事之后,加工厂关了,我和老伴没了收入。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因为被打落下了病根,总是,看病花了不少钱。捡粉丝的小女儿在家里呆着也总是哭,对我有。

  陈家杨:都是家里人帮着弄的,具体我也不知道。我看见电视上说我的事,我很高兴能有人管我的事。(中新网-京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