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红河:诚以致远信达天下

  12年前的今天,沉睡了千万年的余脉红河峡谷被机器轰鸣。如今,这里是享誉中外的红河峡谷漂流景区,累计接待游客300万人次。12年间,景区河道变了,基础设施变了,股权比例变了,但唯一不变的是红河“以诚为本、承诺”的企业最高行为准则,并以拉动地方经济为企业社会,以游客为企业真正的企业文化,由此带来了别样的信用红利。这为很多还在焦灼中的中国民营企业提供了现实的参考样本。

  每到夏天,位于市清原县的红河峡谷漂流景区,12.8公里的河道内便人声鼎沸,欢乐爆棚。全程16个激流带给游客淋漓尽致的全新体验,太多的美景、太多的喜悦、太多的震撼尽收眼底。

  激流昂扬,一如杨德全跌宕起伏的人生。2003年,杨德全带领投资人进入红河谷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无人区。

  为了对的一句承诺,他毅然放弃了赢利丰厚的草炭土生意,投入到了红河谷的开发建设中。做一个工程、树一个品牌、扬清原之名、富一方百姓,他把与这片山水根脉相连、水乳交融的殷殷情愫逐步为“为家乡服务”的责任感,以火热的情怀和的担当,打造和践行着红河漂流的“发展之梦”。

  12年间,投资方几次因“趋利”思维主导进而削弱杨德全的股比。,使其在就企业经营最好的几年当中从大股东变为小股东。为了项目的后期投入,他忍了;此后项目壮大,“避害”却未能如愿,景区问题随之而来,又经历,红河景区面临崩盘。此时,为了保全项目,他又挺身而出,把债务扛在自己身上。加之方面的前后态度的反复,如今的红河,景区虽然欢声笑语,财务状况却并不乐观。对此,红河人依然初心不改,坚守着“一诺千金”的人格信条,着打造令人叹服的诚信增值模式。

  “我们不想成为利益最大化的企业,但我们不得不走在拉动清原经济发展的上。”杨德全曾这样表述他和红河漂流的关系:红河不是我杨德全个人的,是清原父老乡亲们的。

  2010年7月31日,红河漂流就被大水冲毁过一次,杨德全没有放弃,当年就开始重建。为使景区不至于破产清算,杨德全多方奔走,凭借个人信誉从民间高息借款,向公司注资7748万元,把红河品牌从线上回来。杨德全,就算一身债务压垮了自己,能促成红河谷完成带动家乡经济发展的社会,这也是值得的。

  眼见红河谷恢复本来模样只有一步之遥,2013年8月16日,再次而来……两场造成景区经济损失过亿元,杨德全把眼泪咽下去,依然进行重建,在他看来,这是对员工最起码的诚信,更是对家乡百姓应有的。

  2013年“8·16”后,杨德全和红河员工们一起熬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原有的12.8公里的漂流航道内有多少树木、怪石、急流、险滩,他闭着眼也能说得清楚,可如今因为一场大水,这一切只能在记忆中去搜寻。重建工作贯穿了整个冬夏,在气温逼近零下二十度的日子里,施工现场依旧热火朝天。

  对于杨德全来说,他最珍惜的就是这些员工,他们是他挺过困难最大的支撑。而员工们讲,这份情谊是相互的,“走正道,掏,办实事”的杨德全是个值得跟随的老板。

  清晨四点多的红河大峡谷凉气习习,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杨德全已经在12.8公里的河道边走了半程,作为红河谷漂流景区的掌门人,这是12年来每个漂流季他雷打不动的工作——巡河。

  他的步履已经远远赶不上12年前的步伐,那紧锁的眉头,就如那块形如卧牛的大石。就是这块石头——它阻碍了游船的行进,并发生了叠压事故,导致三天前的试漂活动中几位游客落了水。杨德全听说这件事后,脸色顿时变白,本有旧患的心脏开始绞痛,然而他不顾孱弱的身体,输完液就赶到了事发现场,他让工人挪走了那块大石。在老艄激流的第三叠水处,杨德全又指挥铲车垫进一块稍微偏平的大石,这可以减缓回流漩涡,在不影响漂流质量的前提下,提高其安全性。

  12年,杨德全几乎每天都“如履薄冰”。在他看来,产品质量、诚信经营是红河漂流的“立身之本”,而游客生命安全,则被认为是红河漂流的“诚信之魂”。

  市旅游局曾做过一个随机调查,调查的内容是:你对哪个旅游景区印象最深?90%的被调查者选择了红河漂流。殊不知,这90%认同率的背后,是红河为了诚信待人,在产品设计上付出的艰辛努力。

  红河漂流副总经理刘中南清楚地记得,2010年他第一次顺流而下,体验红河漂流是在“7?31”之后,与大多数游客一样,以为漂流“就应该是这样”。可是随着两年间陪着一些客人漂流,他越发感觉漂流“不过如此”,红河这一产品在过后已经遭到了严重的,原有的产品质量已经大不如前了。

  这一感觉直接体现在接待数据上。2011年,红河漂流涌入了47万人。可漂后对产品的失望迅速形成负面口碑,2012年仅有24万游客,比前年少了一半。

  从此开始,杨德全几乎整日呆在河道里监督产品,经常是一呆就是一整天。激流怎么改怎么造,没有现成经验,那就靠一块块石头摆上去摸索着、反复试,直到寻找出最佳的“有惊无险”的漂流全程。红河人将每一个激流险滩都提升了一个档次,“老艄”、“鸡冠岩”、“双龙艄”……红河漂流从靠天吃饭逐渐变成靠技术吃饭。

  当家人杨德全既是总经理,又是总工程师,一条红河漂流不断在12.8公里河道中焕发青春,不断用新的亮点吸引着游客趋之若鹜,同时既了惊险刺激,又做到了万无一失,让里踏实的玩,尽情地乐。

  红河漂流作为一个自然景区,开门做生意,价格一直是比较的话题。随着红河质量的不断提升,其价值已超越门票价格。但在全国景区一片涨价声中,作为国家AAAA级景区的红河漂流,门票价格却始终没有提高,目前已经处于全国AAAA级景区票价中下游的。超值价格增加了游客认可,培育了一大批的“红粉”,更得到了合作旅行社的支持和肯定。

  红河人走过12年,靠的是诚信做市场,公平求效益。杨德全也曾对大家说,对少数人额外关照,其实是对整个市场的最大。公平是调动整个市场积极性的唯一,核心内容就是统一市场价格,避免旅行社之间打价格战,最终影响到整个营销渠道积极性。对此,合作方旅行社无不拍手称快。因为红河做的正是旅行社成天呼吁却又单靠旅行社行业自身无法制约,完成不了的事情。

  2014年,红河景区牵头成立了旅游协会,由协会统一制定价格标准、菜式标准、服务标准,各旅行社分头执行,由卫生监督、食品安全、旅游等相关部门按各自职责监督把关。

  红河漂流营造出来的诚信公平的市场,令合作伙伴非常满意。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在红河景区遇到困难的时候,“宁可苦了自己,也要承诺必践”的作风,更加让人肃然起敬。

  2010年,红河景区,全年只营业了31天,红河损失巨大。但漂流季过后,红河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紧时间对账,兑现年初定好的给旅行社的销售励。

  “越是这个时候,红河越要讲求诚信。”杨德全给出了这个坚定的理由。刘中南回忆说,当我挨家打电话通知时,电话另一端无一不是错愕与惊讶。

  海外旅游有限公司与红河景区合作了12年,副总经理唐婉寅给红河这样的定位——值得尊敬。她说,红河最大特点就是诚信。多年来,红河景区票价没有上涨一分钱。对合作的旅行社给予的政策都是统一的,里面没有朋友关系,也没有对地方旅行社的特殊政策,这让彼此合作起来非常有安全感。

  梅河口市梅河旅行社总经理白纯斌回忆说,2010年“7·31”后,他确实怀疑过景区是否能照常发放金,可当他手机接到银行汇款通知短信时,还是吃了一惊。他说,我和红河景区合作多年,关系非常好,所以很了解红河。“说实话,我当时觉得红河可能会晚一点发金,但不会不发,可没想到经历性的打击,都能够照常发放金,确实出乎意料。”和白纯斌一样,其他400余家旅行社也在的时间里,拿到了全额的励。

  以对市场,市场也会给之人以回报。如今,与红河漂流景区保持良好合作关系的各地旅行社累计已达五六百家,且还在持续增加过程中。更有旅行社主动上门求合作,动力几乎都是一句话,“红河人实诚,讲信用,跟红河做生意,靠谱”。

  回报甚至还反映在突发事件上的戮力同心。2013年开业不久,红河漂流就发生了一次莫名的食物中毒事件,涉及来自两个省的游客400多人,稍有处理不好,造出影响,其力无法估量。景区一时间陷入到巨大的公关危机当中。此时,各地合作旅行社全力安抚医治游客,加上景区此前建立起来的良好信誉,一场风波就这样于无声处渐平息。而这一年的“8·16”之后,所有旅行社非但没有一家打电话索要励兑现,而且大家纷纷致电红河表示慰问。

  “一个参与市场竞争的企业,在快速发展伴生而来的诚信危机中坚守了自己的底线。红河人将诚信作为经营活动的首要,诚信红河漂流不是选择题,而是必答题。”杨德全表示。

  2007年,红河漂流就遇到过严重的信誉危机。由于游客超载,7000多人滞留景区码头无法下水,的游客砸毁了景区办公室并到省,这就是轰动内外的“7·14事件”,事件的解决颇具戏剧性效果——正在外地就医的杨德全被抬到现场,他仅用了40分钟便化解了这场危机,灵丹妙药就是“打开第二码头”。

  打开“第二码头”举步维艰——它是杨德全力排众议个人投资兴建的,他为此在董事会中成为少数派,总经理的也被取代。特立独行、先知先见是成功企业家的共性,这场危机的发生就是利益与发展两种的冲突。杨德全的是“建设高质量的景区,提供最好的服务,让游客高兴而来、满意而去。”而投资方却一切以利益最大化为原则,不肯追加投资。投资方明白,如果决定“打开第二码头”,就意味着认可了杨德全的个人投资行为,就必须算作他的股本,这样就等于增加了杨德全的股比,增加了他在红河项目上的话语权。

  就是这样的心态导致了红河景区的群体事件,为红河漂流的诚信招牌蒙上了一层阴影。而这是杨德全最不能接受的。

  无论是股东想坐享收益不思进取,以零投入对待红河,景区眼看就要失去发展空间的时候;还是面对安全隐患,在利益与发展之间做出取舍的时候;又或者企业陷入经困境面临破产,即便注资却明摆着短期内根本无望收回的时候;当然还有红河遭受816之后,对于个人来说,破产清算远远要好于继续借钱把景区重新挖出来。每每到这些时候,杨总就不再是那个精明绝顶的商人,只要能让红河活下去,只要还能往前走一步,只要还能争取来一丝帮助,他愿意付出他的一切,包括、包括健康、包括家庭的幸福、有时甚至包括他死也不愿放下的。

  近些年来,红河漂流公司为提高景区质量已投入两亿多元,其基础设施的质量堪称国内一流,设施的接待量远远大于现有的游客量。质量是企业的生命,更是一个具有社会的生命,质量作为撑起诚信大厦最为重要的基础,不断地夯实,不断地提升,不断地创新,企业才能在诚信的护佑下,不断地进步,不断地开创未来。

  在质量与安全的辩证关系中,红河人这样解读——漂流最为显著的特征之一就是不断激起人们享受的,但要达到强烈的刺激,安全就上升到了矛盾的重要方面,刺激与安全永远是一对矛盾。但缺少了刺激的漂流绝不是好漂流,在“游客生命大于天”的总前提下,他们努力寻求一种平衡:既惊险刺激又安全可靠。所以这么多年来没有因为红河漂流自身的原因造成重大事故,也没有因为安全可靠削弱了漂流的惊险与刺激。为了寻找这种平衡,红河人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对于游客安全问题,红河漂流建立起严格的保障体系,2010年,按照省、市各级领导要求红河漂流整改安全隐患的批示,红河漂流投入近亿元用于功能区域、系统、通讯系统、数据系统、防护设施等提高安全运营接待能力方面的建设,使设计安全接待能力达到50年不过时,达到一步到位的水准;从警示预防到应急处置,红河漂流仅针对水上、陆地突发情况的应急预案就制定了20余套。就景区的安全工作,央视财经频道《消费主张》栏目于2012年了《暴雨检验景区应急预案》,节目时长20分钟,详尽介绍了红河漂流面对自然灾害所采取的抢险、救援、逃生、拦截预案。当时恰逢暴雨堵城,引发全国关注,身居辽宁山区的红河,以这样一个安全运营典型企业的形象出现在全体国人面前,企业诚信品牌得到了最大程度的。

  中国民营企业,常被认为是刀尖上舔血的,同时也频遭失信诟病,由企业失信所带来的代价也触目惊心。原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司长、现国家发改委西部开发司司长田锦尘在2014年就对表示,“目前我国每年因商业欺诈、制假售假、偷逃骗税、学术不端、食品安全事故等大量不诚信问题,给企业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6000亿元。”。

  在更多的信用专家和经济学家看来,如今国内企业有两大红利正当时,一是创新红利,但另一个信用红利大家只看到了暂时“成本”。“信用的价值一定会越来越贵,谁愿意提前付出有效成本,红利必定滚滚来。”有专家曾这样预言。

  而红河漂流正在印证这样的论断——12年来,红河漂流共接待游客300万人次,实现销售收入3亿多元;红河漂流先后被国家旅游局授予4景区、辽宁十佳景区、中国十大生态漂流景区、中国最美旅游胜地、服务业领军企业、市就业等国家、省、市级荣誉称号。

  与此同时,红河就像一根杠杆,以其特有的支撑力、吸引力和集聚力,撬动着清原县域经济的发展,着旅游强县的暖春之旅。相对于十年前红河景区运营时,如今清原县旅行社的数量由1家增加到16家;餐饮工商户由91户增加到816户;旅馆由16户增加到129户;娱乐场所由14户增加到135户;景区沿线户。清原县的旅游产值达到了惊人的30多亿元,较红河景区运营前增长了100多倍。全县仅第三产业税收就实现3.2亿元,是红河立项时的10倍还多。

  “如果要实现清原县人民致富奔小康的目标,就要让红河漂流成为清原人民世世代代的永动机,企业的核心价值就不能离开‘诚信’二字。”杨德全说。

  在社会急剧转型的时代,当诚信缺少、当理想渐远、当底线更加模糊、潜规则大行其道时,诚信有时在江湖中行走得十分,诚信企业更被认为吃“哑巴亏”,而红河漂流始终以诚信为企业最高行为,以拉动地方经济为企业社会,以游客为企业真正的企业文化,由此带来了别样的回报——信用红利。这为很多还在焦灼中的中国民营企业提供了现实的参考样本。